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今日关注 >

威胁亚洲的另一种病毒

2021-01-13 18:41    来源:未知    

  北京时间1月13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Supaporn Wacharapluesadee是一名专业的病毒猎手。她在曼谷管理着泰国红十字会新发传染病健康科学中心。在过去十年中,她曾是全球合作项目Predict的一员。Predict项目旨在检测和阻止可能从动物传播到人类的疾病。

  她和团队对许多物种进行了采样。不过,他们的主要关注对象是蝙蝠。众所周知,蝙蝠身上携带了大量的冠状病毒。当全球都在关注新冠病毒时,Wacharapluesadee和她的团队已经开始为预防下一次大流行做准备。

  亚洲有大量的新发传染病。热带地区生物多样性丰富,意味着这些地区也是大量病原体的家园,进而增加了新型病毒出现的几率。热带地区人口的增长,以及人与野生动物之间日益密切的接触,也增加了这一危险。

  在她的职业生涯中,Wacharapluesadee和她的团队采样过数千只蝙蝠,也发现了许多新型病毒。他们发现的大多是冠状病毒,但也有其他可能会传播给人类的致命疾病。

  这其中就包括尼帕病毒。果蝠是尼帕病毒的天然宿主。Wacharapluesadee说:“这是一个重要问题,因为尼帕病毒致死率高,且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案。”尼帕病毒的致死率在40%到75%之间,具体取决于病毒爆发的地点。

  担心尼帕病毒的不止她一人。每一年,世界卫生组织都会研究可能导致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病原体名单,以决定如何部署他们的研发基金。世界卫生组织的重点关注是:1)对人类健康构成最大风险的疾病,2)具有流行潜力的疾病,以及3)没有针对性疫苗的疾病。

  尼帕病毒是世界卫生组织关注的十大病毒之一。另外,亚洲已经多次爆发尼帕病毒疫情。未来,或许还会出现更多。

  尼帕病毒如此凶险,原因有以下几个。首先,该病毒的潜伏期长(据报道,尼帕病毒的最长潜伏期可达45天)。这意味着,被感染的宿主会在尚未意识到自己生病的情况下,有充分的机会传播该病毒。其次,尼帕病毒可以感染各种各样的动物,从而提高了病毒传播的可能性。最后,尼帕病毒可以通过直接接触或食用已感染的食物来传播。

  感染尼帕病毒的人可能会出现呼吸道症状(包括咳嗽、喉咙痛、疼痛和疲劳),以及脑炎一种可导致癫痫发作和死亡的脑部肿胀。毫无疑问,世界卫生组织肯定是希望预防该病毒传播的。

  马德望是柬埔寨西北部桑岐河畔的一座城市。这里的早市从早上5点开始。摩托车扬起阵阵灰尘,从购物者身旁穿过。堆满货物、用五彩斑斓的帆布罩着的货车停靠在临时摊位边,出售奇形怪状的水果。当地人在摊位间走来走去,塑料袋渐渐鼓起来,装满采购物品。带着阔边帽的老年妇女蹲在卖蔬菜的地摊边。

  上千只果蝠静静地倒挂在人们头顶的树枝上,随意地朝地上排便撒尿。仔细观察市集摊位的顶棚时,你可以看到上面都是蝙蝠的粪便。金边科学研究所Institut Pasteur的病毒学部门负责人维斯那杜昂说:“人和流浪狗每天都在暴露于蝙蝠尿液的环境中走来走去。”维斯那杜昂也是Wacharapluesadee的同事兼合作者。

  杜昂在柬埔寨发现了多处和马德望市集情况类似的地方。在这些地方,果蝠和其他动物几乎天天都与人类接触。杜昂的团队将人类和果蝠彼此靠近的任何机会,视为“高风险接触”,意味着跨物种传播的可能性极高。杜昂说:“这种程度的接触可能会诱发病毒变异,从而导致大流行发生。”

  尽管存在危险,但密切接触的例子数不胜数。杜昂说:“我们在柬埔寨,在泰国,在市集、礼拜场所、学校和旅游景点(如吴哥窟)等,都观察到了大量栖息在那里的果蝠。”在正常情况下,吴哥窟每年接待260万名游客,也就是说,每年仅在这一个地方,尼帕病毒就有260万次机会从蝙蝠向人类传播。

  从2013年到2016年,杜昂和他的团队启动了GPS跟踪程序,以深入了解果蝠和尼帕病毒,并将柬埔寨的蝙蝠活动与其他热点地区的蝙蝠活动进行比较。

  其中两个地区是孟加拉国和印度。这两个国家过去都曾爆发过尼帕病毒疫情,且可能都与饮用枣椰汁有关。

  夜幕降临,受感染的蝙蝠会飞到枣椰树种植园,吮吸树上流下的汁水。在它们大快朵颐的时候,蝙蝠会在收集罐里小便。第二天,不知情的当地人从街头小贩那里兴高采烈地买上一罐枣椰汁,一饮而尽,然后不幸感染病毒。

  从2001年到2011年,孟加拉国一共爆发了11场不同的尼帕病毒疫情。一共有196人确诊,其中150人死亡。

  枣椰汁在柬埔寨也非常受欢迎。杜昂和他的团队还发现,柬埔寨的果蝠飞得很远每晚飞行距离可达100公里主要是为了寻找水果。这意味着,在附近地区的人们,不仅需要注意跟蝙蝠保持距离,还要担心他们的食物是否被蝙蝠污染。

  杜昂和他的团队还发现了其他的高风险情况。蝙蝠粪便在柬埔寨、泰国也是较为受欢迎的肥料。在缺少工作机会的农村地区,出售蝙蝠粪便可能是谋生的一个重要手段。杜昂发现,在很多地区,当地人特地引诱果蝠栖息在自家附近,这样他们就可以更加方便地收集和出售蝙蝠粪便。

  但是,很多蝙蝠粪便收集者并不知道自己面临的风险。杜昂说:“我们采访的村民中,60%的人不知道蝙蝠会传播疾病。”

  回到马德望的市集。德恩正在贩卖鸭蛋。当被问及是否听说过尼帕病毒蝙蝠可能携带的危险病毒之一时,她说:“从没听说过。大家都不觉得果蝠有什么问题,我也从来没有因为它们而生病。”

  曾经,远离蝙蝠或许不是难事。但是现在,随着人口不断增长,人类正在改变我们的地球,摧毁野生栖息地以满足我们对资源日益增长的需求。这样做的一个结果,就是加速疾病的传播。2002年,关于新发人畜共患疾病评论的作者瑞贝卡怀特和奥利雷茨格写道:“土地利用的改变(如森林砍伐、城市化和农业集约化等),扩大了人畜共患病原体的传播和传染的风险。”

  60%的世界人口聚集在亚洲和太平洋地区,而城市化进程仍在高速推进。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00年到2010年之间,在东南亚,约有2亿人向城市地区迁徙。

  蝙蝠栖息地的破坏在过去曾引发过尼帕病毒感染。1998年,马来西亚爆发尼帕病毒疫情,造成100多人死亡。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认为森林大火和局部干旱迫使蝙蝠离开它们的自然栖息地,向果树迁徙。种植果树的农场上,又养着猪。在压力之下,蝙蝠会释放更多病毒。蝙蝠改变栖息地,再加上它们得以跟以往接触不到的物种密切接触,最终导致病毒从蝙蝠传播到猪身上,再传播给农民。

  与此同时,全球近15%的热带雨林位于亚洲,但这里的森林砍伐也十分严重。亚洲的生物多样性损失也居全球之首。造成生物多样性损失的主要原因在于森林的砍伐。人们摧毁森林,用作种植园生产棕榈油等产品,也清理出空地给人居住和养殖牲畜。

  果蝠往往生活在茂密的森林,那里有大量果树可以为它们提供食物。当它们的栖息地被破坏后,它们只能寻找新的栖息地,比如栖息在屋檐下或者吴哥窟的角楼裂缝中。杜昂说:“蝙蝠栖息地的破坏,和人类的狩猎干预,使得果蝠只能寻找其他栖息地。”杜昂的团队观察到,蝙蝠每晚飞行100公里去寻找食物,这可能是因为它们的自然栖息地早已不存在了。

  但如今,我们知道,蝙蝠携带着许多讨厌的病毒尼帕病毒、新冠病毒,还有埃博拉病毒和SARS病毒等。

  那我们应该消灭蝙蝠吗?One Health Institute Laboratory的主任兼Predict项目的实验室主任特雷西戈德斯坦说,除非我们想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否则我们不能消灭蝙蝠。

  戈德斯坦说:“蝙蝠在生态上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超过500种植物需要蝙蝠来授粉。它们还帮助人类控制昆虫,在人类疾病控制工作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比如通过食用蚊子减少疟疾等。戈德斯坦还说:“它们在保持人类健康这件事上,发挥着重要作用。”

  她还指出,从疾病的角度来看,消灭蝙蝠也是有害的。她说:“种群数量减少时,这个种群会趋向于繁殖更多后代,这会使得人类更易受感染。简言之,杀死动物反而会增加风险,因为你相应地增加了携带病毒的动物数量。”

  杜昂和他的团队找到的答案越多,新的问题也就越多。一个问题是:考虑到所有的风险因素,为什么柬埔寨至今未爆发过尼帕病毒疫情?这只是时间问题呢,还是说柬埔寨的果蝠跟马来西亚的果蝠略有不同?柬埔寨的病毒是否跟马来西亚的不一样?还有,每个国家的人跟蝙蝠接触的方式是否也不同?

  当然,杜昂的团队不是孤军奋战。病毒搜寻是一项大规模的全球合作事业,科学家、兽医、环境保护主义者甚至公民科学家共同携手,去了解我们面临的疾病,以及如何避免疫情爆发。

  当杜昂对蝙蝠进行采样并发现尼帕病毒时,他会将样本送给大卫威廉姆斯,后者是澳大利亚疾病预防中心紧急疾病实验室诊断小组的负责人。

  由于尼帕病毒太过凶险,全球只有少数实验室可以培养和存储该病毒。威廉姆斯的实验室就是其中之一。他的团队在研究尼帕病毒方面,也领先于世界,可以使用大多数实验室中没有的诊断工具。身穿密不透气的防护服,他们可以基于一个很小的样本,培养更多高危险病毒。样本量增加后,他们可以继续研究病毒的繁殖和传播方式,以及致病机理。

  实现这一系列操作不容易。首先,杜昂在柬埔寨的一处蝙蝠栖息地下方铺上一块塑料布,以收集蝙蝠尿液。这样做,可以避免抓捕蝙蝠,因为抓捕过程可能会给蝙蝠造成伤害。然后,杜昂将样本带回实验室,倒入试管,贴上标签,再把它们安全地放进冷藏盒。接着,持有运输执照的特殊快递公司会负责将病毒样本送至澳大利亚,然后通过当地海关获得随附的许可证。

  最后,病毒样本会来带威廉姆斯的实验室。测试之后,威廉姆斯会和柬埔寨的杜昂分享检测结果。当被问及在全球建设更多像他这样的高安全性实验室是否可以加快有害疾病的发现时,威廉姆斯回答说:“或许可以。在柬埔寨这些地方建设更多生物安全实验室也许可以加快病毒的鉴定和分析。但是这些实验室的建设和维护成本太高。通常,这也是限制实验室发展的一个因素。”

  过去,杜昂和Wacharapluesadee正在进行的工作,能够获得的资金支持十分有限。为期十年的Predict项目在特朗普政府下已经到期,但总统当选人拜登已承诺会恢复该项目。与此同时,Wacharapluesadee正在为一个新的项目Thai Virome Project筹集资金。这个项目涉及她的团队和泰国政府部门国家公园、野生动物和植物保护部门之间的协作。通过这个新项目,Wacharapluesadee可以采集更多蝙蝠和更多种类野生动物的样本,以了解这些动物身上携带的病毒和对人类健康的潜在威胁。

  杜昂和他的团队也在为未来的病原体发现项目寻找资金支持。这个项目旨在继续支持柬埔寨的蝙蝠观察工作,以及弄清楚当地迄今为止是否存在未报告的人类感染病例。

  他们目前尚未为继续尼帕病毒的研究筹集到足够的资金。杜昂的团队表示,没有这些研究的话,爆发潜在灾难性疾病的可能性会更高。

  杜昂说:“长期观察可以帮助我们给当局提供信息,以采取预防性措施并防止未发现的跨物种传播,跨物种传播十分有可能会导致更大规模的疫情。”另外,如果没有持续的训练,科学家可能也无法快速地发现和鉴别新的病毒。

  未来,杜昂和Wacharapluesadee希望可以继续合作,在东南亚与尼帕病毒做斗争。两人已经联合起草了一份在该地区共同观察尼帕病毒的建议。对于能否阻止下一次的大流行,Wacharapluesadee说,即便困难重重,但“我会尽力尝试”。

  每日头条、业界资讯、热点资讯、八卦爆料,全天跟踪微博播报。各种爆料、内幕、花边、资讯一网打尽。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Power by DedeCms

地址:丨邮政编码: 丨邮箱:

备案号: